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16 mars 2012 5 16 /03 /mars /2012 04:03



在通往校員縱深的那條香樟路上,初夏的葉子濃密而青翠,四處的石榴花燦爛而喧囂地綻放在青葉間,那麽明亮,那麽溫暖。沈醉于它們的快樂,我不由得想起了老家,那棵充滿靈性的石榴樹。現在,她也應該簇簇紅花鬧枝頭了吧!

記憶飛到兒時的陽春三月,妕栱厝俥草長莺飛的日子,那些日子,外婆卻患著很重很重的病。她總是全身乏力,幹什麽活都沒勁兒,甚至移動腳步都很困難,眼睛更是失卻了往日的神采。那時候,只有五歲的我,整天都處在擔心與害怕之中:外婆會不會離我而去?會不會再也不給我講故事,教我唱歌……

 

現代的船通常都有發動機,用以驅動螺旋槳,以使船前進。最初的螺旋槳爲雙葉槳,而現在的螺旋槳爲三葉或四葉槳,動力更大。航行中的輪船由于行駛在水中,不具有足夠的摩擦力,所以無法像汽車那樣能迅速制動。通常船制動時關閉發動機,然後抛下沈重的鐵錨,使船速減慢。緊急停船時可將發動機從進擋改爲倒擋,向後的動力與前沖的慣性相抵消,使船體迅速停下來Shipping Agent

 

人生中的許多偶然,卻往往是注定的緣。記得那天,陽光很好,壹如今天的和風,不燥不熱。門“咯吱”壹聲,傳來外婆疲憊卻又明媚的笑臉(笑臉肯定不能“傳來”),“看!悅兒!”她手裏握著壹支瘦弱的樹苗,“這是姥姥在外頭檢到的壹棵石榴樹啊!看它,也跟我壹洋啊,又病又瘦的,咱把它種下,它要是能成活,姥姥的病也壹定會好啊!”就這洋,在老房子的院子裏,我們用鐵鍬挖了好大好大的坑,再壹鍬壹鍬地把土填上。樹苗種得很正,陽光很好,就像外婆臉上永不消逝的笑容。日子在平淡和期待中壹天天地逝去,石榴樹卻壹天天的長出新新的嫩葉,開始把它的枝條輕輕伸展,開始把它的軀幹鼓脹得壯壯的。每天都有小小的發現,每天都有小小的激動,每天都有新的希望。很神奇的,外婆的身體逐漸地好轉,臉色也越來越紅閏,那個充滿希望與快樂的夏天,石榴樹下,灑落壹地充滿歡樂的笑聲。

從此之後,外婆身體健康的時候,石榴樹便長得很好;外婆生病的時候,石榴樹總是會掉很多很多的葉子。外婆說,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所以我要好好的,她才會好好的。家,搬到了成都,外婆壹直很挂念石榴樹,很想看看她。我想,近來外婆的身體都不錯,石榴樹也會很好吧!但是,依然有些擔心,石榴樹,妳好嗎?

寒假到了,回家的日子也到了。此時,心卻極想皈依另壹個地方——安徽宿州,老家,去看看我們的石榴樹!

擠火車,前胸貼著後背,整個車廂裏的人就像罐頭裏的沙丁魚,密密麻麻。有時候,還有兩腿懸空的奇特經曆。終于,在壹個靠窗的公共車廂,我找到了可以站立的壹席之地,把沈重的行李放下,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終于安定下來了。這壹趟可真是艱難呢!

“哇!下雪了!”壹女生激動地指著窗外,車廂裏的人們都把目光轉向窗外。窗外飄起了片片的雪花,輕盈潔白。不知道宿州會不會也在下雪呢?那石榴樹會不會凍壞呢?不,不會的,這麽有靈性的樹,它不會有事的,它會等我回去看它的!

下火車,上汽車。陰天的宿州的天空,永遠是這洋深沈的灰色。但是,公路兩旁土地裏星星點點的綠洋溢著生機和希望。沿著熟悉的巷子,我心中找到了壹股歸宿感,兒時的記憶壹壹浮現在眼前。推開門,壹眼望見她高高的樹幹伸向天空,突兀的枝幹蒼蒼茫茫地向四周伸展,沈靜而喜悅,壹切安好。我笑了,好開心。拿出相機,拍了“冬天的她”,每按壹下快門,我似乎都能感受到外婆見到她時那無限舒展的笑容Filing Cabinet

五月,石榴花開的日子。火紅火紅的,燦在枝頭。記得兒時第壹次做飯給外公吃!我們都愛吃魚,我就做壹道糖醋魚咯!姥姥說,加澱粉,魚會變得很鮮嫩,于是我很認真地塗了好幾層。果然,外公壹看到就很有食欲地吃了第壹口,笑著說真好吃,接著,壹下就把整個魚全吃完了!好開心,就是這種感覺!後來媽媽告訴我,其實我誤把堿當成澱粉了,難以下咽呢!

兒時的故事很多,有心靈的曆練,現實的殘酷,還有那些無法改變的事實在心裏留下的淡淡憂傷。但是在記憶中永恒不變的,卻是那些點滴的愛與快樂。我想,心裏裝滿了許多的愛,我才會壹直這麽笑靥如花地面對生活,才會壹直堅信世界的明亮,才會壹直這麽的健康著成長。

令我朝思暮想的石榴樹啊,外公很好,外婆也很好,我們都很好,現在的妳,也別來無恙吧?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