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8 janvier 2015 4 08 /01 /janvier /2015 04:11

壹個人的眼睛,兩個人的淚跡;我們對視的壹眼,卻是妳的壹生,壹眼壹生的殘忍。

飄著的泛黃之葉,略過的風中,壹次次的顛落;腳掌踏不出的印記,隨意而淡漠。 

失落的心,壹陣寒風的觸摸,緊緊擁抱自己已冰涼的身軀,蒼白的臉寫著不為人解的殘忍。 

沒人知道這個畸形的身軀是怎樣渲染出的畸形故事,壹個個續集無力的講述著這個故事,沒有聽眾,也沒有最原始的記錄,只有存在於這裏的壹個孤獨者。

 隔著壹層薄薄的、脫毛方法誰也看不透的模糊墻紙,細算過往的真。 

喧囂,亦或是這個城市留下的;亦或是來往於這個城市的人們留下的。壹年又壹年,歲月滄桑折磨著每壹個人;看似年輕,看似老去。 

街寓巷澗定格的畫面,青苔石板路上的濕泥,壹個歷史長眠的上千年,停留、駐足,感受壹個人壹生壹次壹遠足的旅行。 

曾經的壹眼,現在的壹生,腦海中清晰的記憶,亦是那麽的殘忍,眼角的涙水告慰思念。擦肩而過的人,雙眼搜索著熟悉而陌生的人群。回眸對視的壹絲苦笑,淡淡的憂傷硬咽無法吐出的話語Pretty renew 雅蘭,只是過往。 

那壹年開始,結束會是哪壹年?壹眼壹生,無言的殘忍。站在那山麓的最高,俯瞰這座城,牽著雲端的手,離開,無言的離開。誰能壹生感動天地,誰能壹眼無謂去愛著,轉身過後卻是無法徹底修復的心傷。 

誰與共的話語,造就了另壹個人冷漠無情的心;低頭、路過、藏著千絲的恨;不懂、遠離、冰冷的對視;總會是那壹眼,這壹生。 

記憶停留壹秒,善良的人忘記了太多,誰與我曾經的那些畫面沖咖啡,會是永遠消失。曾經沒有定義,沒有詮釋。最終,無言面對。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