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12 octobre 2011 3 12 /10 /octobre /2011 09:46

藍色是人類發明的,我們指著天告訴初生到世界的孩子,說天空是藍色的。
可是天空不是藍色的,天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藍色的。愛情是人類發明的,兩個人,從毫無瓜葛到死生相絆,我們說那是愛情。我們相信藍色,卻躊躇於相信愛情。
為什麼?
如果天空可以一片蔚藍,那麼這清平人世為何就不可有愛情?無聊時看五月天《追夢》在豆瓣的評價,一個人寫著這樣的評論,五個人都三十好幾了,還像個毛頭小子樣的蹦  ,真受不了。
後面則是個更有意思的回複︰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注定要成為心事重重的中年人的。某個週末乘凌晨的火車去上海,到的時候,是早上五點。
空蕩蕩的地下鐵,無人的街道,隨意在路邊買了點早飯,整個城市還是一片睡眼惺忪女性頭髮護理
無處可去,拐進徐家匯的天主教堂。聽安靜的禱告,清晨的陽光晒的人暖洋洋地有了睡意。
身邊的老奶奶轉過頭看著我,登時有些不好意思地挺了挺腰板,狀似認真地聽著。
她笑了,道︰“沒事,睡吧,累了吧,背那麼大一個包。”
不是上海話,是藏著京腔的國語,卻有吳儂軟語的溫醇。“奶奶你不是上海本地人吧?”“嗯,不是,我是北京人。”“聽口音就不像,從北京到上海,是北京氣候不好嗎?”“不是,我是文革的時候被下放到上海附近農村的,就沒能回去了。”“哦。”我不知道該如何接下,是安慰,嘆息還是輕輕揭過就好?
空氣裡有片刻的沈默。
“那都是主的意思。”她突然緩緩道。
我有些怔神,我望著她,她已閉眼,合起雙掌。
此時稍亮幾分的陽光懶懶洒在她的臉上,藍格子布衣裳,老人斑肆意縱橫在她的臉上,手上,胳膊上,頭髮伏帖,被一絲不苟地盤起,簡靜安詳的模樣。
半世紀的關山阻隔歲月滄桑,被輕輕帶過,化作一句上帝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放佛不必抱怨,不必悲傷,只道上天自有命運於我品嘗。
我確實無法定義福祉,太多人曾對此高談闊論。但我知道不福祉的感覺是什麼。
是懷疑,懷疑那個夸你衣服好看的人是不是只是敷衍了事,懷疑那個對你甘言蜜語的人是不是只是逢場作戲,懷疑這世界還有某種情愛可至死不渝,懷疑自己於這人世又有何存在的意義。
是抑制,抑制快要迸發的情感,與過得去的人結合,告訴自己世上本無愛情;抑制年輕時的夢,安穩立於無聊寫字樓中,告訴自己夢想是小孩子的玩意兒;抑制想要從容的願望,將自己投入萬人之流,告訴自己人生本該忙碌打拼。
是無所畏懼,不怕暴風驟雨,長河高山不過細水亂石,科技戰勝一切;不怕萬民之眼,天地良心不過過眼雲煙,甚次於金錢權利的實在;更不怕這天地萬物,宇宙洪荒,度己為神。相信是福祉的。
因為相信,不必去懷疑,不必抑制,有所怕,有所憚,有所敬畏,躲開了不福祉,剩下的全是福祉,滿滿的。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 dans 下個路口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