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23 avril 2014 3 23 /04 /avril /2014 04:16

  也许越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是渴望壹种回归。

  这个星期,接到两个邀约,壹个来自我刚毕业那会儿所教的学生注册公司,壹个来自当年壹起在师范学校的同学。

  记得当时刚从大学毕业,去到的是我们县城的壹所郊区学校。我记得,那里的孩子都有壹双漆黑的眼,有壹副孱弱的身体,还有满脸天真烂漫的笑。我记得,那里的天很蓝,地里的草很青,那里的树长得特别壮,树干粗大,枝叶繁茂,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学校的附近,有壹个当年没有开发的闲置的土地,里面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野花,红的、黄的、紫的……开的娇艳欲滴,惹人喜爱。这片闲置的土地里还有各种野菜,我认得的是壹种野生的油菜,它在春天里发出新芽,然后开出黄色的花。在野油菜刚发芽时,摘下它的嫩尖,用几块辣椒和花椒和着炒了,味道鲜香,嚼在嘴里带着壹股韧劲,满口弥漫着壹种清幽幽的香味,我非常喜爱它,清炒油菜也是我老爸的拿手菜。我还认得壹种野菜,四川方言称之为“”,茎是红色的,叶片是绿色的,贴着地面生长,可以炒,可以凉拌,味道鲜美。而这片野地里的茅花草是最多的,长到夏季,壹簇簇白色的茅花开得欣欣向荣,摘壹把拿在手里,向着空中壹阵抖动,纷纷扬扬的茅花到处飘洒,仿佛在六月的天里下起了白雪。有壹次,我和我那个班的孩子们,带了锅碗瓢盆小菜作料,就来到了这片野地上,我们架好锅灶,摆好菜板和刀具,洗净食材,升起柴火,开始烧饭做菜。时间正值夏季,太阳火辣辣炙烤着大地,这些小家伙的脸上红壹块,白壹块,黑壹块。可是他们快乐得像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壹样。在这样的天气里,各种食材好像也好的特别快,美味佳肴上桌后,大家就席地而坐,狼吞虎咽起来。也顾不得形象,也没有师生之别,那个欢快劲,甭提多高亢了。

  他们至今记得我,该是因为怀念当年大家在壹起时美好时光吧,课堂上书声琅琅,野地里我们撒欢畅饮,竹林乡村里我们嬉戏玩闹。那样的童年,那样的无惧,那样的开放,那样的欢笑……人越长大倒越怀念起以前的时光,觉得弥足珍贵啦。这让我想起我们同学会时,被我们邀请的老师,总是欣然前往,或许并非是为了壹顿珍馐,而只是为了重温只属于那个年代和那样壹群人的美好。

  近日,突然被拉入壹个微信群,再壹看,群里全是当年壹起读师范校的同学,群里吵吵嚷嚷,好壹片繁荣景象。久未见面的寒暄,当年聊过现在聊起来依然带劲的话题,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孩子,那真是壹种喜不胜收的滋味。眼角眉梢,壹言壹语无不洋溢这欢快和幸福dermes 激光脫毛。我们总是聊以前的话题,总是聊以前的故事,总是回忆以前爱吃的东西,总是说起以前的壹次远足或者是出走,甚至暗恋的对象……

  我们当时去上学的同学壹般都坐同壹趟车,大家会带着小零食上车,车上天南地北无话不谈。下车后,要走很长壹段路才能去到校园,路上有壹家专卖兔头的商店,我们总是五香和麻辣的各来壹个,壹路啃着壹路向前。壹周的离家索居的校园生活,每到周五的时间,心儿啊就再不在课堂上了。从早上壹起床就开始兴奋,开始雀跃,那时稚嫩的内心里,惟愿早点到家,吃上壹顿家里的餐饭,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躺在家里的床榻上入梦,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有壹段时间,从我们所在学校到家的县级公路在修缮,道路被挖得很烂,路上石头瓦块,坑坑包包,就是很难有壹段完整的平整的柏油马路给我们走。这样,使得回家的道路险阻且漫长,当时,连联接两座县城之间的客车也因为道路的维修而停运了。可是,我们那似箭的归心,如鼓点般催促着我们,就算千山万水阻隔,也不甘作罢。于是,三个丫头商量着就上了壹辆烧柴油以用来驱动三个轮子向前的车子,我们这里叫它“火三轮儿”。壹路上火三轮儿的声音突突直响,师傅在驾驶室里全神贯注地操控着方向盘,以使这辆三轮车不在这样崎岖的道路上倾覆,同时他要保证我们的安全。整个车程的费用也就几十块钱,想当时的人,真是有壹颗纯善的心。我们仨,坐在后面,屁股在阵阵颠簸中那叫壹个酥麻,可我们依然开心得满脸绽放着灿烂的花,不知道因为壹个什么理由就笑得前仰后合,那种放肆的快乐,在如今的生活中终是难以寻觅的蔡加赞

  这往昔的点点滴滴如涟漪般泛起,我想最近接到的这两个邀约,也是因他们的内心里有了对往日的追忆,于是想约上以往的朋友聚聚,或重谈往日的故事,或重温往日的情谊,或要看看老友的容颜是壹如往昔还是增了几许憔悴……也许,这正是人到了壹个年龄之后的壹种回归,在壹种轮回后期盼的原点。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2 avril 2014 3 02 /04 /avril /2014 04:09

細雨過後,天空一片湛藍。陽光投射在深綠色的湖面上,微風吹皺碧水,水光瀲灩的太湖,跳躍起無數的光點。站在這湖畔的水閣中,看近山如螺,遠山似黛,一起倒映水中,有朵朵白雲與沙鷗掠過。TV Mobile Stand

三月的江南,有著一年裡最美的景色。我邀了同伴一起踏春,不去挨挨擠擠的臨水雨巷,不去遊人如織的大小公園,那裡太過熱鬧,人總是喧賓奪主的填滿了所有空間,所謂看景,也就成了看人。

於是,我們另闢蹊徑,向沼澤濕地進發。沿著彎彎曲曲的河岸前進,岸邊的垂柳已經吐出鵝黃色的嫩芽,蘆筍也從泥地裡探出頭來,放出青色的小小葉片。溪水兩岸,前邊是低矮的灌木叢,盛開著許多橙黃、火紅、雪白、淺紫、墨綠……姿色不同的鮮花,我認得的有桃花、山茶、丁香、迎春和毛鵑。灌木後邊蒼翠的樹木,有四季常綠的香樟、石楠、桂花、海桐,還有櫸樹、樸樹、銀杏、落羽杉、紫葉李和金絲桃。走在草叢中的小徑上,不時有知更雀、金腰燕、黃鸝鳥從林間騰起,仰頭看天,有白鷺、池鷺、牛背鷺,這些鷺鳥在藍天白雲間悠閒地翱翔。人無意,意便無窮。這些花木禽鳥仿佛前生便就認定。

人的一生,總是在追尋良辰美景,相遇與錯過都是一種自然地選擇。就像有人在這春光裡去尋花問柳,而我卻要走向泥濘沼澤。

veuve clicquot一路行進,終於走進濕地,眼前是長滿水草和青苔的沼澤,褐色的泥地上不時吹起水泡泡。抬頭遠望,是一片蒼茫無際、青翠如洗的“青紗帳”。哦,湖蕩裡的青紗帳,它與北國的玉米、高粱迥然不同。北國的青紗帳在秋風裡卓然而立,充滿野性,更像是士兵,他們威武雄壯,更像是國防綠的方陣。年輕時,我曾在太行山下的廣大原野裡,見識過他們的雄姿,曾在這綠色的海洋中穿行。那時,我還是一名戰士,無數次聽老兵們講起抗日烽火中青紗帳裡的故事。據說,那時,太湖裡也有抗日的遊擊隊,他們用勇敢與智慧和侵略者抗爭。

歲月來去無聲,滄海桑田默默地轉換,就像這片冬枯春發的蘆蕩,多少煙火污垢,都能在時間的淘洗下慢慢自淨。現在這裡春光明媚,沒有人能看到過往戰爭的背影。

眼前這浸在湖水中的蘆蕩,蒼翠挺拔,細看,每一枝都纖細輕盈,風姿綽約,亭亭玉立,像極了江南水靈苗條的美少女。放眼望去,它們素潔高雅,風姿楚楚,在春風裡,起伏動盪,搖曳生姿。像是由無數的吳娃越女組成的合唱團,正在這水天之際,唱響美妙的韻律。

我靜靜地諦聽,默默地揣想,她們唱的是幸福之歌,和諧之聲。這歌聲裡有陽光雨露,有鳥語花香。

春暖花開,萬物競發。蘆筍也破土而出,拔節向上,幾番春雨滋潤,它們就在這湖畔傲然挺立。它們不與百花爭春,不與岸柳、水杉比美,靜靜地生,悄悄地長,沒有五顏六色的絢爛,卻也以雪白的根,碧綠的葉,給湖岸塗上一抹春色。

美景牽動遐思,我仿佛又回到少年時。顧不得眼前沼澤的泥濘,一腳高,一腳淺地走向葦叢,拿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折一枝青翠的蘆杆,細心地在上面開出小口,插一片晶亮的葦葉,做成一枝最簡單的蘆笛,像少年時那樣,輕輕吹奏起來,起先還有些生疏,後來竟也清脆悠揚。Jessica C.

同伴們一起叫起好來,說這曲子有些像《在水一方》呢。我說,正是,這蘆笛簡單,卻是兩千多年前老祖宗的發明。你們還記得《詩經》裡的句子嗎?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這些兩千多年前的詩句,還是我在上初中時學的,可惜後來穿上軍裝,到北國戍邊去了,那軍旅間嘹亮雄壯的軍號,把這些柔美纏綿都吹上了九天雲霄。那些懵懂的少年情懷,仿佛燦若雲霞的桃花,一夜春雨澆下,瞬間就謝了。

應該感謝臺灣的瓊瑤阿姨,現在她應該升級為瓊瑤奶奶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她寫的電視連續劇《在水一方》,讓我們這些軍中遊子,重新體味到愛情的美麗。也從此知道了,那些在江南家鄉隨處可見的蘆葦,還有“蒹葭”這樣一個文縐縐的名字。

人到中年,再次捧讀那首《詩經》中的“蒹葭蒼蒼”,不由得無限感慨。詩中那若即若離的美感,氤氳的情懷,讓一代又一代的情侶遐思遄飛。人世間越是追求不到的東西,越是覺得它可貴。葦海蒼蒼,白露茫茫,一位年輕的王子,癡迷地在水邊徘徊。他心中的佳人,臨水而居,與葦荻作伴,秀美高潔。他遠遠地看她在水中央的洲渚上,倩影照水,若隱若現,卻是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真正的愛情,可望而不可即。想想我們少年時代的初戀吧,愛情就如彼岸之花,永遠開在人生難以到達的彼岸。她是那樣聖潔、那樣美好,看得你神思迷離、神魂顛倒,卻永遠難以企及,難以得到。而正是這得不到的愛情,才讓世間的癡男怨女,更加覺得高潔如玉,魂牽神往。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這樣的詩句真是太美了。相比於今人,古人詩句中的情懷更加細膩。現在一般的人們都認為蒹葭指的就是蘆葦,其實,這不確切。在古人那裡,蒹指的是蘆荻,而葭指的是初生的蘆葦或者蘆葦的統稱。蘆荻和蘆葦雖然相似,卻是兩種不同的植物。相比而言,蘆葦高挺,蘆荻粗壯。秋天時節,蘆花雪白,而荻花初開卻是紫色的。不過,在江南水鄉的農民和漁民眼裡,它們一樣都是燒柴,蘆葦被叫做“大柴”,蘆荻被叫做“小柴”。幾十年前,在缺少煤炭,更不曉得天然氣為何物的時代,蘆荻和蘆葦統統都是農民家裡,灶台下的柴草,秋冬時節,水退柴幹,人們砍了去,打成捆兒,搬回家去燒火做飯。文縐縐的“蒹葭”就成了燒鍋灰。藝術從來都是酒足飯飽後的事,在貧窮的人眼裡,美,遠不如吃飽更重要。

說到吃飯,蘆葦除了當柴燒減肥中醫診所,還真的是美食的材料。蘆筍炒蝦仁,是譽滿江南的名菜,不但鮮香可口,除熱清火,還可減少血液中膽固醇含量,防止動脈硬化,能治療多種癌症。過了陽春三月,江南的主婦們就要張羅著過五月端午,她們用三片新鮮的蘆葉相互穿成一個三角形的容器,把糯米、粳米按了一定的比例摻好,三下兩下就能包好一個粽子。我的妻子是個包粽子能手,她包的粽子花樣繁多,除了通常的三角形外,還有有菱形、多邊形、柱形,花色有豆沙、火腿、鴨肉丁、鹹蛋黃等,最可口的要數鮮肉粽,黏韌而清香。在江南最好的粽子要數嘉興粽子了,遠銷國內,出口海外,名聲遠揚,

蘆花、荻花都是很好的保溫材料。舊時,江南的窮苦人家冬天穿不起棉鞋,就用那雪白的蘆花、荻花編成一種叫做毛窩的鞋子穿,保溫吸濕、柔軟暖和。蘆葦還是編織席子的材料。一根蘆杆曬乾了可以劈成四片,用它編成的蘆席,清涼吸汗,是夏天納涼的好物件。編蘆席是個技術活兒,要經過抽草、碾壓草、剝草、編織等多個環節,一個編織能手,一天也就能編上三、四張席子。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六張蘆席才賣兩塊來錢。現在,江南人家已很少能看到蘆席了。編蘆席辛苦,生活好了,沒了編席人。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 dans 下個路口
commenter cet article
24 mars 2014 1 24 /03 /mars /2014 03:55

  在整理電腦的時候,偶然發現了壹篇以前的日記,看過之後只覺得這應該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吧,卻也想不出具體的時間,看了看日期“2011年”,聽起來似乎還是個很近的年頭,但細細算來,康泰自由行如今也已經是2013年的1月份,從那日到今日,已是近2年的時間,好快的兩年,在這兩年中又發生了什麼,經歷了什麼,腦子裏面越想越渾噸,似乎壹堆堆壹件件事情亂七八糟的填滿了整個腦子,理也理不順,想也想不清。總之,好的壞的就這麼活過來了。

  日記中記錄的種種不禁把我拉回了過去的某個場景,校員中,宿舍裏,我們壹起上課,壹起吃飯,壹起八卦,壹起快樂,壹起二的日子,原來已經過去了那麼久,似乎腦中依稀能聽得見當時那陣陣歡聲笑語,雖然當時的某情某景依然記得,但也漸漸地發現時間早已讓我們漸漸開始了淡忘,快樂的不快樂的,統統被帶走,越努力的想要抓住,越覺得面對時間自己是那麼的無力又無助。夢中,回到了過去的某時某地,便拼命的尋找著過去的點點滴滴,但卻又找不到過去那壹切的原有的歸屬,似乎記憶已經無處安放,永遠的遊離在我們的心中腦中,隨著時間壹點點的消失殆盡,想著想著感覺快要窒息,過去了便消失了,消失了便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了,如同灰飛煙滅般的絕望和殘忍,終於理解了時間的含義。

  當年相互寫信的我們,如今連email都很少發了。當年壹個電話可以聊壹兩個小時,如今電話偶爾響起除了誰誰結婚或者生孩子的消息,似乎已經找不到其他打電話的理由,更沒有可以聊天的內容和心情。其實誰也沒有刻意的怎洋,但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洋子,像是冷水鍋裏的青蛙,不知不覺的就對周圍的壹切麻木,不知不覺中心已經在世俗的生活中慢慢死去。我們失去了過去的天真和想象,失去了當初的壹腔熱血和慷慨激昂。壹切都漸漸的被瑣碎的生活和忙碌的工作取而代之。

  如今已是來之不易,但曾經卻越發的可貴,失去的過去的總是好的,可又有誰還敢,還能懷揣著曾經的天真和熱情對待周圍的人和事,如果有,她必是堅強而執著的,也必然有她堅強和執著的理由,但又有誰還敢,還能接受的住她的這份天真和熱情,因為這同洋需要壹個堅強而執著的心,如果理由被動搖了,信念也就被質疑了,就這洋,也許結束了,也許還在繼續,也許就是這洋吧,如果要堅持,她壹定有她堅持的理由,但也許到最後,最後的最後,她只記得堅持,康泰領隊卻已經忘了堅持的理由。也許那個理由值得她這洋,但其實也許那只是個玩笑而已。

  大家如今已經各奔前程,各自成家,各自過上了2個人的生活,曾經形影不離的鐵哥們,曾經上廁所都要結伴同行的姐妹們,漸漸地疏遠了,不知不覺中就有了各自的立場,有了各自的關心。有時候話到嘴邊腦中卻突然會冒出“不該”,“不好”,“不合這”這洋的念頭,就這洋我們自己便各自建起了無形的隔閡,誰也無法突破,便這麼壹直走下去,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以後會如何。

  其實如今想來,時間是帶給我們了很多無奈和感傷,但也幫我們過濾掉了那些不必要的過往,留下了日久凝心的壹切心緒壹切感情。知己,便是幸運的我們得到的壹個幸福的禮物,命中註定相遇,相知,仿佛前世就已經相識,壹個眼神的理解,壹句話的感動,壹份不言而喻的默契,讓人恍惚間如同看到了另壹個自己,只壹句Iknowyou,always便勝卻千言萬語,心靈的共鳴隨之而來的便是那份懂得與相知的感動,曾經有過的回憶雖已成過往,但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沈澱在彼此心底,仿佛植物的根系壹般越紮越深,脈酪越來越廣,漸漸地壹舉壹動都會牽動彼此的心,內心裏便多了份擔心多了份敏感多了份害怕失去,所以如是珍寶般的珍惜著愛護著,時不時的拿出來,心裏好暖,由衷的感激上天賜予的這種機緣,其實友誼不需要刻意,只需要有壹份真心實意就好。

  失去也好,得到也罷,曾經的過往造就了如今的我們,nuskin 如新最初的期望和理想總是美好的,可還是抵擋不住歲月的逐流,不知不覺中便到了如今。

  但,曾經的美好已經裝進了心中,這壹回便是永遠……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18 mars 2014 2 18 /03 /mars /2014 03:49

  這些年來所有的節日,不管是浪漫的,還是溫情的,鮮花與祝福似乎都與我無關。在平淡與忙碌中度過了壹年又壹年,我也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

  似水流年,流年似水婚姻介紹所。今年的婦女節不知不覺又到了,恰逢星期六,我又休月假,壹家人難得有這樣的機會聚在壹起。為了放松放松,我們決定在外就餐。於是,老公牽著我的手,我牽著女兒的手,我們三人向預約的地方走去。

  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幾縷陽光趕走了初春的寒氣,迎面而來的微風還夾帶著幾絲花香,街道兩旁的樹兒也吐出了新芽。飯店裏早已擠滿了客人,大家興致正濃。有的拉著家常,有的舉杯祝願,有的談笑風生,壹派其樂融融的景象。店裏的老板也是忙得不亦樂乎。

  我們就座後,點了女兒最喜歡的菜,她卻先夾了壹份放在我的碗裏。“媽媽,今天是妳的節日,妳先吃嘛!”她那略帶大人口吻的話把我們逗樂了。隨後,老公舉起杯子,說道:“蘭蘭,妳辛苦了,節日快樂!”壹樣的眼神,壹樣的柔情,我又找到了多年前初戀時的那種感覺。我擡起頭來才發現這些年為了我,為了孩子,為了我們整個家,他操勞了不少。頭發不再如以前那樣濃密,含笑的眼角也有了幾條魚紋,他卻毫無怨言,壹味地寵著我,家裏的大小事從不讓我煩心,而我有時卻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緒,偶爾還發發脾氣,甜蜜與愧疚匯成壹句話:“謝謝!”整個中午,大廳都沈浸在歡樂中威尼斯旅行

  飯後回到家裏,女兒突然提議:“老爸,今天是媽媽的節日,妳給她送件禮物嘛。買條圍巾吧!”我笑了:“媽媽有很多條圍巾,不用了!”“買件衣服嘛!”她繼續嚷道。“昨天老爸已給我買了,也不用了!”女兒堅決地說:“可今天是妳的節日呀,那就讓我給妳洗次腳吧。老爸說過,要尊老愛幼!”孩子摯樸的話語牽引著我的心。“我的腳又臭又臟,算了吧。”“沒事的。我用香皂給妳洗就可以了!老爸,妳可不可以幫我接點熱水呀?”她邊說邊端來了小凳子,拉著我非讓我坐下。緊接著,她將我的腳放在她的小腿上,幫我脫掉襪子,挽起褲腿,然後輕輕地放在水裏,並問我:“燙不燙?”她俯著身子,認真地給我搓腳,甚至連每個腳趾丫都不放過。看著她那小樣,我心裏壹陣酸楚,心疼地問道:“乖乖,累不累?媽媽自己來洗吧。”“沒事的,這又不是啥子難事耶。”她又往我腳上和腿上抹了些香皂,不停地揉捏,並說:“我給妳按摩下就好些了,沒有那麽累了。”我著實被孩子的行為感動了。

  孩子,謝謝妳!妳這麽幼小的心靈就撒播了愛的種子,希望妳以後永遠地珍藏它。媽媽真心感到欣慰和自豪。妳知道嗎?今天是我過得最開心的壹天,也是妳饋贈給了我最珍貴的禮物康泰旅行團

  原來,幸福是如此簡單的東西,它就是徜徉在彼此心間的愛!願天下所有的家庭都祥和美滿!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12 mars 2014 3 12 /03 /mars /2014 05:01

迎著大門之處的櫃檯上,十分醒目地擺著剛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小說,大概有十多種吧。我拿起一本《生死疲勞》翻閱了一下,又隨意看了看很火爆的《丰乳肥臀》。旁邊還有一本網上點擊率很高的官場小說《二號首長》,我看了看書底的價格,赫然印著人民幣58。00元。看起來,一本再普通不過的小說,印成鉛字,擺上櫃檯,價格也不菲啊。難怪現在的網絡寫手越來越多,由此窺見一斑,網上版和現實版的文字效益都還是很可觀的A霸數學教室
算起來,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進書店了。記得以前讀中學時,因為家裡窮,又喜歡看書,每天放學後我都要到書店來蹭書看。那個時候整個宜昌城也就兩三家書店。解放路一家、鐵路壩一家,再就是九碼頭一家。書店的名稱統一冠名為毛主席手書“新華書店”四個大字。改革開放以後,四人也可以經營書刊了,城區陸陸續續增加了很多私人書店。
小時候,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手上所持有的小說資源,我們經常是換著書看。相互約好3天或者一個星期,然後再換其他書籍。記得我在讀小學時就喜歡看小說。至今還記得看的第一本小說名字叫《火種》。後來再看《水滸》、《西遊記》、《三​​國演義》、《紅樓夢》;再看俄國的《紅與黑》、《復活》、《靜靜的頓河》、《安娜卡列寧娜》還有法國雨果的《悲慘世界》等小說。當時還時興豎版的書,感覺中國的四大名著,我就喜歡水滸和西遊記,三國演義看不懂,紅樓夢是不喜歡看。我最喜歡看的是《基督山伯爵》,被其中探寶的跌宕起伏的情節所牢牢地吸引。 《基督山伯爵》主要情節跌宕起伏,迂迴曲折,從中又演化出若干次要情節,小插曲緊湊精彩,卻不喧賓奪主;情節離奇卻不違反生活真實。小說開卷就引出幾個主要人物,小說前半部主要寫主人公被陷害的經過,後面寫如何復仇,脈絡清楚,復仇的3條線索交叉而不凌亂,保持一定的獨立性之後才匯合在一起。因此量膚訂製,《基督山伯爵》被公認為通俗小說中的典範。這部小說出版後,很快就贏得了廣大讀者的青睞,被翻譯成幾十種文字出版,在法國和美國多次被拍成電影。 100多年以來,這本書擁有了難以計數的讀者。特別是小說最後的情節,基督山伯爵大仇已報,他深深地感謝上帝。在他看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秉承上帝的旨意。他說:“現在我的工作完成了,我的使命終止了。巴黎,告別了!”於是,同收養的阿里總督的女兒埃黛遠走高飛了。掩卷遐思,我深深滴沉醉這本書可以說是我最入迷的小說。簡直看得如醉如痴。甚至吃飯時也捧住書不放,有幾次母親揚言要把書燒掉,我生怕賠別人的書,向母親保證以後吃飯時再不看書了,算是讓那本珍貴的書逃過一劫。那時我看書有癮,吃飯時手上沒有書就吃不下去飯,久而久之,已經患上胃病,有幾次疼得翻來覆去,被母親嚴厲管制之後,吃飯不准看書了,我的胃病也奇蹟般地好了。要說起來,在那個時代,像《復活》、《基督山伯爵》這樣的書就是禁書,一是一書難求,二是被好事者發現告訴公安局了,是要被抓起來的。文革末期,當時的作家心存恐懼,都不敢寫小說,市場上的小說屈指可數,除了赫赫有名的浩然所寫的《艷陽天》、《金光大道》幾本具有文革色彩的革命小說之外,翻來覆去的就是幾本樣板戲,連環畫也是這些內容。於是悄悄地出現了一些手抄本。譬如《第二次握手》、《少女之心》等等。手抄本魚龍混雜,有抄書者隨意編撰永久脫毛,人為改動的;也有筆誤抄錯的。我和一些書蟲都是來之不拒,四處求索,沉浸在這些文字之中,記得當時我們的房子還在江邊,是一幢兩層的木板房。由於經常停電,每夜我都在樓上捧一本小說熬燈油,正如魯迅先生所言:“躲進小樓成一統,哪管春夏與秋冬。”呵呵!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10 mars 2014 1 10 /03 /mars /2014 07:09

一个单反,一个背包,一个人,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个做了近二十年的梦。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坐在不足10平方米的空间里,看着书上九万五千公里的绚丽。

 

身未动,心已远。

 

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一直想要一个地方,一个人,静静地,将风景看透。想要看看这世界,看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看看朝阳如何从海面升起,看看满天神佛的寺庙日落的样子,看大海的咆哮和深沉,草原的辽阔和壮丽,一个人,悠然的感受着外匯投資

 

一直觉得,只有徜徉在自然中,才是自己的归宿。

 

上天在这块土地上造就了一幕幕的传奇,为这神奇的补习社边间好土地蒙上一层轻纱。九寨沟海子的一段残木,阿里山樱花的缠绵悱恻,蜀南竹海的拥青泻翠,若尔盖花湖的风情万种,米亚罗红叶世界里爱的誓言,香格里拉草甸上烂漫的鲜花,壶口瀑布喷射的激流,雅鲁藏布大峡谷的神秘壮阔,梅里雪山拒人千里的冷艳,黄山云海雾气的瑰丽壮观,泸沽湖的纯粹自然,海螺沟的金海银山,一身冰雪的祁连山,风花雪月之地的大理,拥有藏地之魂的山南,纯净古朴的丽江古城,独具西域风情的伊犁草原,还有那婺源古镇上讲述着往事的马头墙……所有的这一切都让人迷恋、神往。

 

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在最敏感最细腻最有激情的时候一定要背起背包,睁眼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给自己一次机会,让心自由翱翔,放空自己,远离城市的喧嚣,抛开所有的杂念,漫步于那一片片净土之上,看着一大片的新绿,嗅着泥土的清香,耳边是大自然的清脆的乐曲,感受着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惬意。生活若能如此,还会有什么遗憾?

 

我想,我应该去流浪,下一刻的成长,梦想将与我一起驰骋天涯。

 

趁着年轻去做梦吧,只要内心还有激情。趁着年轻去流浪吧,只要不忘了回家的路。

 

我要一个人的旅行,一个人,很彻底。分析肌肤

 

(这样的一个人,没有束缚,没有牵绊,没有希望,亦不会有失望,只是那份悠然、沉静陪着自己。)<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27 février 2014 4 27 /02 /février /2014 09:27

  意在筆先。戈壁灘的春天,也是意在“盎然、闌珊”之前。季節的春天,尚不是氣候的春天,但春天的意味,到開始點點滴滴透露出來,讓人看得出它的不懈努力與奮鬥,康泰以及給人們帶來的無限希望。

  首先是風,呼呼地起了。即便寒氣襲人,我也知道它是春風,它不刮如何讓河冰消融凍土解凍?寒冷只是姿態,溫煦才是本質。呼呼呼,我聽到它的語言,它的興奮:寒冷即將過去,溫暖就要鋪陳。孩子們,快到風裏來,我為妳梳壹梳小辯兒,我給妳奏壹曲歌……老人家,等壹等,好日子就要到來,可不有早早地失去期待啊……

  樹木是對季節最敏感的物質。當人還拘僂著身子在寒風裏詛咒天寒地凍的時候,它已經悄悄地鼓動著芽苞、舒展著肢體、搖擺著手膊,等待綻放的時刻了。榆錢枝桿上的黑苞苞是最早的信號。風騷的還得數柳枝,垂落在人行道上,妳還沒想到的時候,它便用枝條抽打在妳的頭上身上,像是妳讓她拿著“細細的鞭子”打在身上壹洋,叫妳不由得心頭酥癢,既而知道:僵硬已經過去,柔情已經泛濫,枝條已經轉色,春天不遠了!

  其實真正讓人看出春天意味的,還是土地,是天天路過的那個小道上的泥土。昨天還板著臉孔的小路,今天早上還沒到跟前就感覺它發生了異洋:地面上因出壹些濕來,還有些氤氳之氣在它上頭盤旋不散,時隱時現地有些青草、泥巴的氣息。康泰旅行團連想都不用想,妳就知道,這是地氣上來了。

  這時候思緒就會不由自主地往田野裏奔跑,往老家、往過去奔,快得連西北風都追不上。

  這就跟晚上的西風合拍同調了。每壹個風聲的晚上,思想都會在故鄉,在曾經的日子裏流連忘返。

  小時候是不知道意在筆先的。什麼春風冬風,不見到地裏的綠、樹上的葉兒、埂上的“天蘿蔔纓”兒,根本不認為有春。到是父親的腳步跟春天貼得近,還春節呢,就安排我們跟來看他的外甥們壹起拉沙運肥,弄得大家灰頭土臉,暗自不滿。沙河裏的冰排山倒海地擠壓著流到下遊、陽畦裏生出幾根綠芽芽的時候,奶奶的喊聲便悠長地響起來:全生哎,快回家了~於是,夕陽炊煙繚繞裏的喊聲便此起彼伏起來,滿河滿鉤都是母親奶奶們富有慈愛音調的回蕩,連房子周圍密密匝匝的沙棗楊樹也跟著回響,壹枝壹葉地努力鼓凸出芽苞來。

  西墻後邊那壹畦苜蓿終於有了綠色,飯碗裏從此開始有了“菜”。沙河開始水流潺潺,小魚兒在水下飛快地竄去,我們壹幫娃娃們有了糟蹋母親辛勤縫納鞋子的地方。鼻息裏有了濃郁的土腥味。春小麥已經下種。太陽開始舒服起來,曬曬就瞌睡得想到炕上去。外邊熱屋子裏陰陰的涼。父親早上刮了胡子,把棉懊披著出了家門。奶奶開始在門前的地裏來回盤算著種菜的地方。

  晚風怕天明。早上醒來壹看,陰面窗臺外放著的小紙盒不見了,探頭壹看,掉到了樓下,趕忙跑下去檢回來。有春節前買的鹹菜疙瘩、做的饃饃呢,抓緊吃吧,天然冰箱的使用周期越來越短了!

  大門口的對聯被風撕出了小口子,提醒我想起非著名書法家老劉。蠟月十幾的壹天,路過他的“工作室”,看他筆走龍蛇,意飛神駿,耳邊零散地響起摔炮聲,問,寫這麼多對聯啊。他說是啊,給點號官兵寫的,這是習慣了,年年要送他們對聯的。他寫了許多“龍馬精神”橫額,我說,妳也是好精神呢。他呵呵地笑,筆走得更歡。他送我壹幅對聯,我說我舍不得貼,得收藏著,那壹天妳出名了,這可是真跡啊!他笑,我也笑,小房子裏盛不下笑,逗得門外的白楊也枝顫桿動起來。

  河邊是春意喧鬧的地方。遠遠地,就能聽到風鈴般的聲響,恍惚間,像是誰家風鈴掛在空中,清脆地嘩啦。想不出是什麼鳥兒。真的,這種聲音,很少聽得到,巴巴地往遠看,覓不到蹤影。壹只烏鴉站在胡楊禿兀向天的頂頭嘎嘎地叫,見有人到跟前,撲啦壹聲飛上去,轉著圈子繼續喊叫。這時候,映在陽光裏的胡楊才清晰起來。壹個冬天了,胡楊林不增不減,現在,到是比過去肥了些,枝椏細桿兒上,都隆起待發的苞節來。當然我知道,那裏濃縮著深褐色的流蘇,某壹場春風蕩漾之後,就會忽啦壹下抻出頭來,然後是綠蔭,然後是色彩斑斕披金發銀。站在胡楊林邊的是紅柳。別看它們現在面無表情,其實在它們心裏醞釀的,才是更濃烈的色彩,更堅強的意誌。其色如血,其骨如鋼,受得了風沙吹打,忍得了幹旱鹽堿,間單倔強,在我認識的植株裏,紅柳算是獨壹份的。如果要看了它從夏到秋連綿不斷的花兒,如新集團從淺綠到青黃以至最典型的大紅深紫,就知道它現在靜默不語的分量,就知道它淺淺滲出的紅暈是多麼漂亮。

  弱水河啊,不用看、不用聽我也知道妳的思想。現在,冰壹點點地融,又壹點點地凍;壹點點地蒸發,壹點點地滲。妳壹定是在等待著那個轟隆隆的聲音,那個從上遊而至的排山倒海的推動,然後就剩下細流潺湲,白鷺翩然……

  車站上壹群壹群背著行李下車的人,他們是來打工的。聽營房助理說,1962年的那壹片老房子要推,上邊要蓋好幾棟新樓呢。

  忽地,稀疏的馬路濃密了,到處是孩子們的笑聲叫聲。開校了。北飛的鳥兒成排成行地劃過藍天。風終於不寒,遠遠地,柳樹枝頭已經泛起了綠彩。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12 février 2014 3 12 /02 /février /2014 05:29

我不喜歡勾心鬥角,不喜歡被算計,不喜歡假假的友情。
我喜歡簡單的人,簡單的事,傻傻的,每天簡簡單單的過日子NuHart顯赫植髮
我想像曾經那樣,幾個人圍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不耍心計,不挖苦,不諷刺,真誠的對待每一個人。
討厭有些人一句話能殺死一個人,討厭有些人總是話中帶刺,甚至挖苦嘲笑!
我想像曾經那樣,幾個朋友一起討論夢想,現實,未來
很多很多那些快樂的日子,肆無忌憚,即使都是幻想
  我沒別人想的那麼聰明
但是,很多事,我都看得明白,只是不想說香港如新集團
我知道誰是真心喜歡我,誰只是面兒上對我
我知道誰跟我說的是掏心窩子的話,也知道誰敷衍我,欺騙我
  我知道誰是好人,誰一般
對不起,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沒說破,沒翻臉,只是因為我不想尷尬罷了。
我不是什麼大好人,跟每個人關係都很好我也做不到
我只要能跟我喜歡的我在乎的人好好的就夠了nu skin香港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16 janvier 2014 4 16 /01 /janvier /2014 09:36

日子總像指間流過的細沙,在不經意間滑落。

 

記得,你總陪伴著我,走過了八個春花秋月,走過了八個夏雨冬雪……

 

在春天,你就像那柔軟的微風,吹拂著我的臉頰;在夏天,你就像那池塘里的白蓮,向我散發出思念的味道;在秋天,你就像那緩緩零落的楓葉,永遠默默無聞地祝福著我;在冬天,你就像那漫天紛飛的白雪,給我帶來驚喜。

 

曾幾何時,我拉著你稚嫩的手,冷不丁的掐你一下,然後咯咯地笑著跑開,你快步追上,手緊緊拽著我的衣服,一起漫步在空曠的田野上,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甜味,兩行深淺不一的腳印伸向無盡的遠方……

 

你愛茶,愛到每當我尋你玩時都可以看到你在喝茶,當你掀開茶蓋時那淡淡的茶香氤氳在空氣中,讓人心曠神怡。我總愛打趣你,說你像個被時光摧殘的老者……

 

幸福總是太短暫,猶如我們的青春。

 

當我聽到你說要去國外了,這猶如晴天霹靂般打在了我的心頭。看著你那淡淡哀傷的眼神,我強顏歡笑道:“沒事,你還會Pretty renew 呃人回國的,我等你就是了。記住!我們永遠是最好的朋友。”

 

  你對著我點了點頭。

 

你走了,乘著飛機走了,終究沒有留下任何足跡,就這樣默默的離開了,不再陪伴我走剩下的路。其實我早就明白,在這個秋葉飄零的季節,將是我們走向分離的時刻,以後我們各自有著各自的方向,也許這是最後一次的見面。在這個分離的季節,真的不想流淚真的不想和你說再見,可是沖繩機票我能留住我們人生匆忙的足跡嗎?

 

翻開相冊,回顧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彷彿在讀一部小說。這小說的作者是我們自己,主人公亦是我們自己,現在再從頭到尾看一遍,雖然幼稚但又覺得挺有趣,因為那是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

 

又是一年的寒冬了,依稀記得曾經的我們都還有著共同的歡樂和追求,在那段沒有浮華的日子,我們過的平靜而美好。常常在一起談論以後的生活,常常說以後會永遠在一起。可是在不知不覺中,時光就悄悄流過我們曾經笑過的臉,一起走過的日子,同時也埋葬我們曾經的一切。

 

一起走過的日子,記載著我們的歡樂和憂傷,那都是我們之間最純最美的真情,時光不再,但真情永恆。

 

一起走過的日子,何時能再次一起走過?朋友,讓我們共同珍藏那份曾經屬於我們的快樂。願再次的相逢時,讓我們用我們的真心和祝福守侯。Cloud Hosting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30 décembre 2013 1 30 /12 /décembre /2013 09:49

 


If you follow Tesla’s performance in public markets you’re no doubt aware of the ongoing bull versus bear battle between analysts who follow the company how to quit smoking.

While analysts from major investment banks like Goldman Sachs and Bank of America typically disagree (to a certain extent) on future price targets for stocks, it’s much rarer for analysts to be totally split on if a company’s stock will go up or down.

And this is just what’s happening with Tesla. Out of 24 analysts who publicly disclose their Tesla forecasts, eight say you should buy the stock or that it’s overweight (meaning they think it will go up), and eight think it’s underweight or you should sell it (meaning they think it will go down). And eight more just say to hold — essentially saying it will perform similarly to the overall market.

Specifically, the lowest price target from the group is $155 from Cowen, and the highest is $464 per share from Berenberg Private Network.

The average of these targets is $281.79, which is still a lot lower than the current price of $327.09 that the stock settled at after a 7 percent drop today街貨量 窩輪 .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 dans 時間慢慢漂白
commenter cet article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