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10 septembre 2011 6 10 /09 /septembre /2011 03:42

如果連孤獨也丟失,還剩什麽。我是個粗心的人。這是我丟的第四部手機了。
再去手機柜台的時候,我就直接跟柜台小姐說,請給我一部最便宜的手機。於是,我擁有了它,一個我不知道什麼型號的三星手機,我只知道它的價位,整整的一百六十五塊。這對於每月都信心滿滿的計畫著攢錢的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意外。在柜台小姐給我試手機的時候,我看到對面的諾基亞再播放著他們新品的廣告,廣告中幾個男男女女分別表示諾基亞智能手機使他們的好朋友好伙伴,沒了它似乎就不成活。我長吁了一口氣,心想︰我應該是再也不需要好朋友和好伙伴了吧cruise
回去插上卡,手機就可以正常使用了,接、打、發短信,正常手機應該有的都有,我馬上給我媽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我有手機了,還用原來的號。聽完老媽  哩  嗦的囑咐後,我下意識的就用拇指去鍵盤上按那個我熟的不能再熟的號碼,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撥打出去了,我急忙的掛了。像個賊一樣惶恐不安,也像個賊一樣,因為沒有偷到想偷到的東西而感到失落和不甘。
我想,如果我不打電話的話,他永遠都不知道我丟了手機吧?
由於自身的過失而導致意外的破財,在生活上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要挨餓。對我來說,飢餓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你要不斷和你的食慾做抗爭,任憑食慾漸漸的抵消你反抗的意識,仔細聽,似乎都能聽到胃壁空蕩卻還在蠕動那種細微的摩擦聲。這是一種極度痛苦的體驗,他可以蠶食人的意志,至少能蠶食我的。我想,飢餓也是一種孤獨,是自己跟自己對抗的孤獨指示牌
他不喜歡  嗦的女生,如果沒有事情只是單純的想打個電話閑聊的話,會被他瞧不起,也會被他沒有好氣的掛斷。他不會為誰講任何情面。我原以為這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原以為我也應該是這種女生。可惜,我不是,我一直不是並且一直都錯誤的以為我是。直到我看到別人都出雙入對,看到別人都雙宿雙飛,看到別人在給自己愛人打電話時臉上掛著甜蜜的笑時,我才發覺我也只是普通人中的一位,我也憧憬這樣相依相伴的愛情。“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那不是一種愛情模式,只是一種自我安慰。
於是,我便在這種“久長時”中,完成一個人的戀愛生髮水
當我還在用那種智能手機的時候,這種孤獨感才能消逝一點,我可以用它所有的功能來打發他不能陪我的時間。而現下,我的時間因為手機的丟失而造成大段的空白,我再也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填補它了,只能心疼的看著它在我眼前流淌。不想做任何事,不想理任何人,世界都變的狹小了起來,天地中只剩下自己還在窒息的活著,蜷縮著,這是高科技帶給人類的悲哀?還是人類精神世界逐漸的匱乏?
目前為止的我都是靠著想像存活,我不敢想像有一天我沒有了想像,那樣,我連如果連孤獨也丟失。那時的我,還剩下了什麼?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 dans 獨自吹風
commenter cet article
25 janvier 2011 2 25 /01 /janvier /2011 03:38

我喜歡火車。

確切的說是喜歡一個人坐火車的那種感覺,喜歡的像是對某個邪教的狂熱迷戀。

 

我喜歡那斑駁了歲月痕蹟的淡綠色車皮;凞娖囱潒喜歡剝落了昔日繁華的座椅;喜歡它進站時拉響的綿遠汽笛;喜歡踏上火車那一刻的鐵鏽氣息;喜歡站台里人們道別時那聲傷感的再見;喜歡獨坐無人時頭頂的電風扇吹出的蒼涼;喜歡車窗敞開時窗外吹來的狂野氣息撩起耳邊的碎發;喜歡被描述成“沙丁魚罐頭”的擁擠車廂裡散發出的世俗親切;喜歡火車駛上橋時紮紮作響的歡快聲音;喜歡偶爾停歇時蜂擁而至的小販們濃重的方言口音;喜歡深夜穿過站台時路旁幾盞孤燈散發出的落寞;喜歡到達終點時看到思念了一路的人的歡喜;喜歡接站的人群散發出的溫情脈脈……更莫提那一路醉人的山色,碧波粼粼的湖光,隧道盡頭耀眼的光亮,和那開滿淡黃色花朵的遠處山岡pet import

 

那種對一個人坐火車的的迷戀的原因,要我怎麼解釋給你們聽呢?應該是源於骨子裡掙扎著咆哮欲出的野性吧。是因為從小就被家裡保護的太好,所以無比嚮往那種與危險毗鄰的環境。而更讓人沉溺的,是那種完全陌生的環境和絕對自由的快感。在旅途中,結識幾個彼此欣賞的朋友,與幾個賞心悅目的陌生人擦肩而過,笑幾場人世煙火,嘆幾次人間蒼涼,對我來說就已足夠了。

 

一直想,一個人經歷一場徹底的旅行。一路上可以哭也可以笑,可以漫無目的的遊蕩,可以放心安睡,可以不顧形象的碎碎念,不怕驚擾別人的秘密。一路踏過最清淡安閒的小橋流水人家,掬一捧易碎的美好與愜意,在心底安放。

一直想,一個人經歷一場流浪式的旅行。不必像安妮寶貝說的那樣“穿白棉布裙子,白色帆布鞋,披著海藻般的頭髮”,只需要帶著最原本的我得模樣,Loli臉和小短髮,素顏朝天。又不是為了尋找艷遇,為什麼要打扮的那麼風塵?刻意討好別人的審美,會迷失了自己。

 

一直想,一個人經歷一場灑脫的旅行。可以因為一屜小籠包而停留,可以因為一個眉目如畫的少年停留,可以因為一樹將紅的葉子而停留。在某個清晨或傍晚繼續行走。在紛繁人世,尋一份被放逐的自由。

等以後自己賺錢養自己的時候,就去旅行……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 dans 獨自吹風
commenter cet article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