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4 août 2014 1 04 /08 /août /2014 09:31

  本來不該記住今天的日子。可是早晨起來打開手機結果發現微信裏全是關於“七夕”的故事。習慣了落寞和孤獨的我,在就不該去為了那些兒女情長喋喋不休了。但是人就是這樣,生命猶在就不能泯滅了生命的感情。坐在床上發楞了最多有十分鐘,就抽了壹支香煙,我便決定啟程趕往留給歷史的那千古絕唱的驪山腳下。走了七個多小時,來到臨潼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了。多虧有朋友幫忙,所以找住的地方沒有費工夫。收拾完畢我就想著去驪山腳下走壹遭。

  關於驪山的故事我已經寫過很多回了。到驪山我也已經來過不知道又多少回了。但是說心裏話,沒次來都有不壹樣的感受。就像今天,因為我是從大西北空曠的藍天白雲中走回來,心裏似乎對於生命的那種潔凈有了格外明晰的感受。可是朋友勸我,還是別在今天的日子去驪山華清池了,我有些驚訝,因為驪山的故事就在華清池,可朋友卻說,七夕的日子是好好日子。本來是孤零零地來,為什麽還有去憑吊那令人無法釋懷的千古絕唱呢。

  朋友也算是文人,壹席話說的我頓時有些猶豫不決了。本來我這麽辛苦走了五百多公裏的路程為的就是能在七夕這天去看看驪山,去華清池邊感受壹回千古戚戚的愛情絕唱。結果朋友這麽壹說到是讓我心靈深處也有了壹種說不上來的滋味。於是我問拿去哪裏呢?朋友笑著說,驪山背後壹座山,山上有明聖宮,是道家聖地,要去西安去哪裏感受壹番,等到傍晚再去驪山腳下去看看新建的大唐華清廣場。

  我接受了朋友的建議。很多年了,我壹直很固執,特別是我很少聽朋友的建議。可今天不知道為什麽,朋友壹說我就同意了。開始朋友說要陪我壹起去。我不願意,這次沒有接受朋友的建議。我喜歡獨自壹人去感受大自然的壹絲壹毫,對於道家聖地,我壹直有種崇敬的心情。記得那年我被無端從崗位上趕下來,另外的壹位朋友就邀請我去道教聖地樓觀臺小住了壹個月。在那壹個月裏,我不光感受到了大秦嶺的生命寬闊的內涵,更是感受到了道教留給我生命的那種瀟灑了隨意無為。

  打發走了朋友,我就按照朋友指點的路線開始駕車去後山。驪山後山的路很不好走。很窄也很陡峭,多虧車子的動力還算不錯,所以爬起坡來還說得過去。在山澗繞了半天,最後來到壹塊相對平整的地方,花了七十塊錢買了旅遊票,又駕著車子繼續往山上爬。大概有五六公裏的樣子,車子就來到了壹處建築很雄偉的聖地。我壹眼就看到山門上明聖宮四個金色大字。我知道,這裏就該是道教的聖地了。泊好車子,我就開始往上攀爬。大概是天氣毒熱的緣故,這裏的遊人很少。可就是這樣的環境卻讓我感受到了道教的另壹種味道。

  道教的精髓我是無法禪悟很深的。當年盡管在樓觀臺和道長做過很好的交流,可是我壹直沒能弄明白道教中的無和有的關系到底是個什麽樣子。不過那段時間我似乎壹直都在想,什麽是無形,什麽是有形。對於生命來說,到底無形大於有形呢,還是有形優於無形呢。盡管後來道長在我離去的時候對我說,我的悟性還成,至少知道了生命的有和無全是壹種生命的自然法則。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明白了,其實我們的生命就是壹種自然,盡管我們可以說著說那,盡管我們可以把生命的法則說的很輝煌,其實生命的過程就是壹種自然的過程。這種過程似乎就是在壹種有和無的變換中自然而行抗皺

  因為天氣太熱,我又是從涼爽的地域走過來的。所以攀登石階只走了十幾個,就開始是大汗淋漓了。我也沒有用心去數,腳下的石階到底是多少。當我走進第壹個大殿的時候,被裏邊供奉的神仙震撼了。我能感覺出來,這裏的壹切都是經過修復的。因為富麗堂皇中我還是隱隱地感受到了壹種遺憾。大殿門口坐著壹位女道士。因為外邊陽光毒舌般的侵擾著大地。大概這裏已經空暇了有壹段時間了。當我剛走進去,女道士就敲起木魚來。可是我記得木魚是佛家的聖物,怎麽女道士也敲起這玩意兒來。

  就在我無有所思的時候,女道士說話了。說我是今天下午來的第壹位客人,也算是和神仙有緣分了。為什麽不買壹主香呢。我順口問多少錢壹主香。女道士伸出三個手指頭,可我不知道是三十還是三百或是三千呢。因為我在驪山腳下也算是領教過很多次被宰的事情。於是我就問是三十嗎?道士笑吟吟地說,其實對於神仙來說,不該說錢的數字的。多和少都是壹種心願。我壹聽也笑了,作為凡人的我都被要求不去說錢的事情。可對於眼前的女道士來說,似乎錢又是特別的重要。開始我還是想給自己的心願上壹主香的。結果經歷這麽壹遭,我便放棄了。我不想埋怨大殿上供奉著是哪壹尊神仙,可我覺得,人世間為什麽非要把自我的意願強加給神仙呢保濕眼藥水

  這裏有三個大殿,壹個比壹個高處很多。既然來了,我也就壹步壹個臺階的走上去。等到最上邊的那個大殿的時候,我似乎已經感覺自己有些體力不支了。我想找個地方坐壹坐,可轉了半天竟然沒有找到可以落座的地方。沒有辦法,我就只能席地而坐了。可是當我剛坐下,就有壹位道士走過來,笑呵呵的對我說,道教聖地,不能隨意而坐的,這樣對神仙不恭,也對自己不好的。開始我想問那可以去那裏落座呢?可轉念壹想,既然人家這裏沒有可坐的地方,問不就顯得有些多余了。特別是在道教聖地,壹切都是在自然中度過的。既然是自然,何必又去強求別人呢。

  天也真是熱。我也不敢在上邊多停留。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假期也快要到了。要是回家中暑了,那可真的就有些得不償失了。看來下永遠都是比上容易許多了。上的時候我感到很費力氣,可下的時候我卻覺得省力很多。不用壹會兒的功夫我就來到最底下的壹層了。正好面前有壹家賣冷飲的小店,我二話沒說趕緊坐進去,先是要了壹瓶冰鎮的純凈水,接著又要了壹致巧樂茲奶糕。可是等我享用完畢算賬的時候,楞住了,人家長的幾乎和大唐楊玉環還要豐滿的家庭主婦對我說總共是二十壹塊錢。我問怎麽這樣貴呢?她卻不以為然的說,這裏都是這個價格。我說不就是山上山下,而且什麽東西都是可以用車子拉上來的。怎麽可以把價格定這麽高呢。

  不過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在說什麽都是多余的。付了款,我雖說心裏多有不情願,可是這大概也就是當今的現實。只是我覺得在道教聖地,出現這樣的事情,總是讓人覺得有些褻瀆道教問道的教義。原計劃參觀兩個半小時的,可是這樣壹折騰,加上天氣也實在是熱得不行。花錢都是小意思旅行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Verdant Fields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

Présentation

Recherche

Liens